庄毅简历 球星风采 欲当商界高手 辽宁收购事件 永远的庄毅

辽宁收购事件

扯皮:让十几明辽青“大兵”走投无路
(有关辽青俱乐部的最新报道)

*辽青官司恐有人为干涉
*郑智 王霄雪中流浪
*父母焦急求见省长
*——“这么大的国家容不下我们踢球,如果越南合适,我们也去!”


十一月一日接受辽青俱乐部受阻,十二月二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庄毅诉辽宁省体校一案在经过了三个多月的漫长等待后仍没有任何结果。
据知情者透露,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官司受到了人为的干涉,在几套方案都无法通过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现在进入了冷战状态,其直接后果是,一批潜力无穷的球员无人理睬,他们面对北方漫天飞舞的大雪,只能悄悄地“混入”辽宁省体育运动学院田径馆并漫无目的地跑圈。
记者在跟踪采访中了解到,庄毅收购辽青一案自禁如程序以后,当地一家电视台将庭审过程分几次进行了播放,沈城百姓几乎无一例外地目睹了法庭审理的全过程。正当人们以为此案最终会又一个满意的结果时,孰料官司突然间嘎然而止,种种迹象表明,法庭在很快拿出处理结果之前,受到了不知来自何方的暗示。无论双方当事人如何心急火燎,官司就是不判,不知这种局面还要僵持多久。
众所周知,辽青俱乐部属下的一线球员嗒舵来自79—81年龄组,其中不乏郑智,王霄,张考等响当当的知名球员。按常理,这批队员至少有6—8人在甲A队伍中都会有一席之地,如果正式挂牌,他们将毫无疑问地被别人一抢而光。由于旷日持久的官司,截止中国足协规定的转会最后期限,他们中没有一人登基上榜,加上超出了报名参加第九届全运会的年龄段,如不出现峰回路转的的特殊情况郑智,王霄,丁江,崔光浩,张用海,张考,杨威,张海峰,曲波,钟毅等十余人,将和甲A的区楚良,高峰,江洪等老大哥一样面临着残酷无情的下岗。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甚至连上岗的机会都没获得过。
据仍滞留在家中的个别队员介绍,他们在去年十二月二十日以前便街接到了俱乐部的口头通知,大意是,队中10名1981年以前出生的球员因不符合报名参加九运会的年龄,而只能出租和转让给其他体育俱乐部,通知中说俱乐部已经将他们上报给省足协并希望在十二月二十日转会截止之日给他们寻一条生路。但不幸的是这批孩子无一人最终上榜,理由很简单,他们与俱乐部的账户,大客车等物品一样也被诉讼抱保全,在官司没有了结之前要静侯处理,无论你有天大的本事,这期间只能各回各家。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队员们的家长都在为孩子们的命运而奔走,他们找过许多有关部门,希望官司尽快结束,放孩子一条生路,有人甚至想过哪怕倾家荡产,询问哪个地方能受礼,只要孩子们有球可踢。
元月七日,队员的父母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集体乘车去省政府要求面见省长。次日傍晚,记者在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昏暗的路灯下发现了郑智和王霄,他们正漫无目的地踏着一尺多厚的积雪,希望找一家暖和一点的饭馆,寻一些能够吃的东西,以补充下午跑圈所消耗的能量。
郑智的情绪很糟,数月前代表国奥队征战九强赛时的勃勃生机已被自己的命运折磨得荡然无存,厚重的棉大衣里裹着1米8的身材,他的伙伴,1979年出生的拖后中卫王霄和他并肩而行。
郑智告诉记者,他们想去找点儿吃的,因为已经没人管他们了。晚上还要抓紧时间休息,下午两人刚刚给自己加了点儿量。
王霄说:“队伍刚走,他们是集体乘火车去广州冬训的,钱是省体校借的,领导说,这次的冬训开销肯定会有人出,这不是正打官司吗?谁赢了都要出钱,沈阳这几场大雪已经无法再呆下去了。杨威,张海峰,曲波,钟毅跟队伍走了,张考去了国青,只有郑智,丁江,崔光浩,张永海和我5个人没有着落。
记者问:“俱乐部没有通知你们去广州吗?”两个人回答:“问过了,但我们已经被通知租借了,言外之意识不要我们了,去广州已经没有实际意义。”
问及下一步的打算,郑智说:“我们希望官司快点了结,因为一月二十日之前我们还有希望。”王霄说:“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注册,如果连注册都耽误了,我们只能出过去谋生。”两个孩子似乎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他们说:“既然这么大的国家都容不下我们,我们只好远走他乡,只要踢球,就是越南,我们也要去,不给钱都干。”
谈话间郑智的手机在响,是他母亲打进来的,问他吃没吃饭,大智撒了个谎,告诉母亲刚刚吃过,随后他便关掉了电话,也许他不希望家里人再为他操心,毕竟,自己不再是孩子了。


要 闻
辽青收购事件八成要上公堂

上周关于庄毅收购辽宁青少年足球俱乐部的消息,一度在圈内引起强烈反响,当地媒体连日来就庄毅是否有权收购以及辽青俱乐部的不同态度展开了深入的调查采访,多家媒体分别在显著位置上刊登了庄毅、辽青以及辽宁省建设投资集团的各自看法。到目前为止,三方还没有最终达成一致意见,辽青的最终归属问题至今悬而未决,看来这场纠纷近日将无法产生结果,最终诉之法律的可能性极大。以下是三方代表的各自观点,从内容上看,任何一方都没有让步的意思,不知这一纠纷将持续多久。
王振立


庄毅:收购辽青完全合法

庄毅:“收购辽青俱乐部是符合我国法律的,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收购计划受阻后,庄毅并没有在此问题上与当事人进一步纠缠,在上周二回答当地部分记者的提问时庄毅表示:“收购辽青是投资而不是投机,这个概念不能模糊,国企改革是十五届四中全会提出来的,国企向民营方向发展是党中央指明的方向,足球领域不存在姓公还是姓私的问题。”

庄毅提出:“搞足球学校,我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经验。我知道,干事业,人和应该是第一位的。我相信搞足球俱乐部同样会得到有关领导的大力支持,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均表示支持我的工作,许多球员家长也表现出对我的信任。虽然我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我会充分采取民主、集中的原则,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近一两年内实现目标的可能性很大。我不在乎个人的利益是否受到侵犯,只要球队能够在一个健康有序的环境下得到发展,并真正培养出对足球事业有用的人才,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对于接收俱乐部受阻,近期有何打算,庄毅的态度非常坚决。他说:“我不会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和对方争论不休,近日诉之于法律的可能性极大。我不知道,足球产业化是面向全社会还是仅指体育界本身,为什么符合法律程序的有偿转让协议会因为人为的阻挠迟迟得不到落实?我希望前辈们给我一个把毕生精力献给足球事业的机会,我需要尝试,不能仅因为我年轻,就武断地将我排除在外。我绝不会放弃自己的努力,法律会说明我庄毅没做错什么。”

辽青:不承认单方签约

辽青:“甲方单方向签约我们不予承认,他们之间的转让协议是不合法的。”
上周三上午,辽宁青少年足球俱乐部主要负责人就“辽青俱乐部股权转让”一事向当地部分媒体的记者通报了情况。从次日媒体的报道看,不外乎以下观点:该俱乐部认为:“目前俱乐部正处于重组阶段,很多企业对此极为关注,而俱乐部的重组是得到甲方主管领导及我们乙方主管领导同意的。10月18日乙方曾致函甲方辽宁省建设投资集团,提出由乙方辽宁省体校以甲方当初投入的股本金(15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甲方的股份,并强调当初双方的协议中的规定:一方转让股权,另一方有优先购买权。但他们无视我们的态度,单方面违章操作,在重大决策未经董事会通过的情况下,把股权转让给一家私营企业。11月1日,甲乙双方主管领导对此事达成共识,并强调三点:一是股权转让要通过董事会;二是乙方有股权优先购买权;三是国有资产转让给个体民营企业必须经过有关部门的评估和许可。我们不认为辽青俱乐部是商品,可以由双方随意卖出,合同中规定,在未来3年的投入阶段,甲方将提供所需资金的不足部分,同时甲方承担重大比赛所需费用。从1998年开始,辽青队开始打乙级联赛,这两年每年所需资金在450—500万元之间。这种情况下,甲主的投入远远满足不了要求,具体数额是1998年15万元(俱乐部当年使用了甲方的全部股本金),1999年25万元,而俱乐部每年运作的收入只有100多万元,存在着巨大的资金缺口。”
而俱乐部对于此事的最终态度是,具体方案由上级主管部门商讨,协商和诉诸法律都是解决纠纷的办法,体校方面希望通过协商解决问题,不过重组工作我们已肯定不会与庄毅的毅兴公司合作。

建投:不要干涉接收工作

建投:“建投与毅兴所签署的协议是受法律保护的,任何人没有权力干涉正常的接收工作。”
辽宁省建设投资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原辽青俱乐部董事长孙辉称:“双方主管部门制定的三点意见是子虚乌有的,我们已经就此询问过有关人士,该人士称根本不存在上述说法。再则,我们是独立经济法人单位,转让股权是受《公司法》保护的,任何人没有权力进行干涉。作为独立法人,在经济运营中,根本不存在什么上级主管部门这一说法。”
孙辉说:“作为控股一方,几年来对俱乐部的投入是有目共睹的,除当初投入的股本金外,几年来我们还注入了相当一部分资金并希望这支队伍能够顺利冲入甲B。近两年来,俱乐部无休止地向我们伸手要钱,赢球需要资金,但球输了却没有相应的惩罚措施。作为一个企业,不会拿自己的血汗钱随意让别人挥霍,此次与庄毅签订的转让协议绝不是意气用事,庄毅虽然年轻,但经过我们的考察,他的公司是有能力搞好俱乐部建设的,我们把股份给他,同样也是对俱乐部的今后发展负责。”
关于优先购买权问题,孙辉是这样解释的:“《公司法》规定,只在相同条件下,一方转让股份时,另一方才有权优先购买。乙方本身应该知道青少年足球俱乐部的基本价格,按原始价格购买,我们认为乙方没有任何诚意。而庄毅所出的价格要远远高出153万元这个价位,就这一点看,相同条件已不复存在,况且,有优先购买权不等于有唯一的购买权利。”
孙辉指出:“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都是在董事会的领导下进行的。对方曾主动提出让我们放弃股权,还限期让我们表态,而我们依法转让自己的股权时,他们又不予承认,这是否意味着对方有些太霸道了。”
孙辉最后说:“对于这次合法转让股权,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决,转让协议是合法的,庄毅有权行使自己的权利,对此我们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庄毅。将这样一支极有希望的队伍交给他管理,我们一百个放心。”



辽青股权纠纷案最新报道

庄毅收购辽青俱乐部一案自去年十二月二日由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时至今日仍无结果。当事人庄毅在谈到目前的现状时表示:“事情并不象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想干成一件事情的确很难。”接着,庄毅犹豫了一下,话锋一转达:“我相信法律最终会战胜人情,但愿这种无休止的等待时间不会太长。”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庄毅与辽宁省体校为51%的股权转让纠纷一案自进入法律程序以后,当地一家电视台就将庭审过程分成几次进行了播放,沈城老百姓几乎无一例外地目睹了法庭审理的全过程。正当人们翘首以待,期望有一个满意的结果时,孰料官司突然间停顿下来。
据知情者透露,法庭原本很快就会做出结论,其结果对原告相当有利,但一夜间不知受到何方人事的暗示,官司一拖再拖,直至今日仍没有任何结果。
去年十二月中旬,庄毅与有关领导进行了沟通,谈话中了解到,官司之所以迟迟未判,有些人是希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辽青股权纠纷一案因战线拉得过长,受损失的不仅仅是投资集团,省体校和庄毅,最主要的是辽宁的足球人才,如郑智,张考,王霄等人目前被俱乐部无情地抛弃,转会不成,参加全运会又超龄,无奈之下他们只有等待出现奇迹,否则下岗的命运正一步步走近他们。据记者所知,上周末辽青俱乐部几位队员家长驱车前往省政府,希望面见领导,政府的一位办公人员立即给省体委有关领导打电话,大发雷霆,希望他们认真对待此事,并做好队员家长的工作。记者周六下午还在省体校大院巧遇郑智等人,他们正独自在田径馆跑圈,尽管队伍中的一部分人已于当天前往广州冬训,但他们还在无休止地等待,希望官司早些结束,自己能在新的赛季开始前找到落脚之处。
种种迹象表明,股权纠纷无法再长期拖下去了。因为距中国足协规定的注册日期已为期不远,孩子们要踢球,而我们的有关部门难道不能设身处地地为他们想想吗?


 

网站信箱:webmaster@StarBoom.com   明星名人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9—2000, StarBoom.com